国资纾困样本:资金产业双轮驱动 实达集团开启自救行动,平安银行最新消息,平安银行最新信息

《 平安银行 (00000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国资纾困样本:资金产业双轮驱动 实达集团开启自救行动
2020-06-22

K图 600734_0

   尽管市场对于实达集团的巨亏早有预期,但是当年报披露后,连续五日的跌停还是让投资者措手不及。

  超过30亿的亏损,其中计提各项减值准备合计超过24.84亿元——商誉减值损失计提10.28亿元、存货跌价损失计提13.75亿元、应收款信用减值损失计提2.09亿元。

  由于连续两年亏损,实达集团股票于6月16日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实达”。

  曾经比肩联想的电脑巨头

  实达集团公司成立于1988年6月,总部设在福州。数年间从注册资本25万元、员工16名到总资产20亿元、员工3000名,以标志性海蓝logo席卷九十年代国内电脑行业的实达,曾经创造过中国IT界的“蓝色神话”。

  在PC行业,实达无疑是中国市场的启蒙者之一,拥有、甚至使用实达电脑,是当时绝对的潮流科技生活方式。

  彼时的实达集团拥有中西文终端、针式打印机、POS、Modem“四大天王”坐镇,四项产品市场占有率居国内品牌产品之首,其中,中西文终端更是全国销量“八连冠”得主。

  1996年作为A股首家IT上市企业,实达个人电脑于1997年9月问世,在一年时间内异军突起,到1999年,实达电脑市场份额已名列国产品牌前四位,成为同联想并驾齐驱的国内一线电脑厂商。

  令人唏嘘的是,实达的巅峰也成为宿命的拐点,1999开始在投资VCD产业失败、战略调整失误、坏账率过高等因素的影响下,实达接连两年亏损,在2001年戴帽“ST”。

  为了摘帽,实达开始变卖此前的股权投资,挣扎在退市边缘徘徊。随后是三年微利、三年巨亏。2006年退出PC业务,实达浮沉辗转直至2015年,期间扣非净利润不是微利就是亏损。

  实达的衰落既有行业迭代轮换的因素,更有企业本身战略踏空的困顿。中美市场诸多的老牌IT巨头在行业生态发展重要变革时,未能及时调转航向,进而走向没落。

  并购式发展遭遇意外冲击波

  也就是从2015年开始,实达集团试图借助并购破局。

  2015年8月,实达集团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深圳兴飞100%股权,后者作价15亿元,其中,现金支付8.12亿元。

  深圳兴飞曾是通讯巨头中兴通讯的产业链公司,也是深圳科技行业百强企业。作为中兴通讯附属公司,兴飞从手机维修起步,之后由来料加工、手机整机代工逐渐发展成为移动通讯智能终端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收购当年,兴飞实现营业收入44.68亿元,同比增长46.76%;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27亿元,同比增长32.28%。

  次年,实达又收购物联网安防企业中科融通、移动通讯智能终端产品研发设计商东方拓宇,后者作为深圳智能手机及配件ODM的佼佼者,服务客户包括了桑菲、康佳、海尔、万利达、俄罗斯Fly、意大利Brondi等多家国内外知名品牌。

  曾经的一线电脑品牌,纵身切入移动互联网与物联网大潮的策略确实收获不菲的成效,2016、2017年实达两年实现利润超过3.7亿。

  然而好景不长,尽管2018年实际产生了2亿左右的经营性利润,但由于此前并购标的业绩不达标,导致商誉减值,最终公司亏损2.67亿元。

  曾经的营收数十亿体量的现金牛,尚未完成对赌期就陷入业绩下滑的泥淖。

  2018年实达集团业绩大幅下滑的症结是实达旗下业务对大客户、特别是中兴通讯的过度依赖。

  2018年受到美国“制裁”后,当年中兴通讯巨亏70亿元,并引发整个产业链的连锁反应,上下游企业及代工商面对账期延长、配件库存积压的同时,还要挺过金融机构的应声抽贷。

  2018年后,中兴开始从手机业务中抽身,向芯片、操作系统、数据库等方向腾笼换鸟。与此同时,全球智能手机厂商的格局也在发生强者愈强的生死局。而实达旗下兴飞、东方拓宇等配套厂商在惯性下未能及时调整,导致大量库存积压和巨量应收账款,连续两年的亏损让实达再次被戴上“ST”的帽子。

  国资入场资金产业双轮驱动

  时隔二十年,实达集团再度“戴帽”,此番光景似曾相识而又大不相同。

  20年前变卖资产谋求摘帽,20年后的实达迎来了国资纾困的“白衣骑士”——郑州兴港。

  兴港投资集团隶属于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管理委员会,是中部六省唯一获得主体信用评级AAA的区属国有企业。截至2020年4月30日,集团公司实收资本160亿元,下属全资、参控股企业及分公司138家,合并资产总额1919亿元,净资产584.09亿元。与此同时,兴港旗下具有私募投资基金、商业保理、融资租赁、大宗商品交易等多块金融牌照。

  去年6月,实达集团引入国资背景的战略投资者郑州航空港旗下的兴港投资。随后,实达集团向兴港投资及其子公司申请融资及增信的授信额度,额度不超10亿元。

  去年11月,实达集团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控股股东北京昂展放弃部分表决权以及其他股东委托表决权交由兴创电子行使,后者上属公司兴港投资集团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12月,实达集团及子公司再次向兴港投资及其子公司申请不超过20亿元的融资及增信额度。

  从2018年开始,A股国资纾困大潮出现新风向。地方国资通过“资本招商”的方式,不仅具有极强的产业协同目标,更在意匹配各地方中长期经济发展战略。

  中西部地方国资“东进”“南下”入主上市公司的意图不言而喻,一方面,从提高证券化率、推进国企改革方向出发,各级国资都有实力、有动力接盘有流动性困难的民营上市公司;另一方面,这些受困的上市公司大多可以帮助国资所在地在产业板块上“查缺补漏”,在产业协同、技术互补上发生化学效应,比如银川国资进入新材料头部企业新纶科技,景德镇国资入主音飞存储都是类似的例子。

  实达摘帽摘星攻坚战

  国资入主如何给实达集团带来重生?

  首当其冲的便是融资渠道的拓宽。智能移动终端设备的生产,有赖于一体设计、零部件采购、加工制造的全流程协同,部分产品毛利率“低空飞行”已经成了充分竞争市场的常态,资金链的通畅、稳定至关重要。

  在实达目前债务和融资两头吃紧的情况下,国资的入场显然能打开局面。实达集团年报显示,自2019年6月兴港投资开始为实达集团提供纾困资金,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已提供资金9.02亿元,截至年报出具日累计提供资金9.33亿元。其中多笔委托贷款,由交行及平安银行郑州支行进行发放。

  其次是产业协同与新的市场机遇。伴随兴港的入主,实达集团子公司深圳兴飞、东方拓宇、睿德电子拟在郑州航空港区建立生产基地并向当地申请扶持政策,协助集团各子公司扩大生产规模,充分运用现有资源优势,开拓新的业务,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升级改造开发新项目等方式,拓展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资料显示,得益于出口退税资金池、商贸通供应链等支撑平台的建立,以及“机公铁”多式联运、全产业链发展格局等综合优势,从2011年到2019年底,郑州航空港区累计手机出货量超过15亿部,河南成为仅次于广东的手机生产大省。

  实达集团在年报中特别强调,将寻求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方面更深度的支持,借助控股股东的资源和有效支持,在改善财务状况的基础上,适时进行产业整合及产业链延伸,积极向以行业应用、智能可穿戴设备、智慧城市、智能家居、智能安防等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领域拓展,逐步完善集智能硬件终端及其核心配套产品的研发和制造,软件开发应用和服务、大数据运营的产业链。

  面对摘帽摘星的攻坚战,实达集团一方面努力卸下商誉包袱,一方面加快处置库存、折旧等不良资产,下一步如在国资纾困配合下打好协同牌,降低费用、盘活资金链和产业链,考验着在中国IT产业中浮沉20余年的实达集团

版权申明: 金投股票网《十秒看财报》已申请软件著作权,任何公司和个人未经授权不得将《十秒看财报》用于商业行为,金投股票网保留所有权利。如需付费授权使用,请联系微信 nmw160 。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资纾困样本:资金产业双轮驱动 实达集团开启自救行动,平安银行最新消息,平安银行最新信息